> 消费 > 理财 > 正文

以暴富引诱传销拉人 涉案金额1046亿余元

假慈善真敛财!深圳善心汇假借慈善名义吹嘘“共富神话”,以暴富引诱传销拉人,不到两年涉案598万余人、涉案金额1046亿余元。如今,“共富神话”破灭,主犯张天明被判17年、罚没1亿。

善心汇平台规模一度惊人膨胀,2017年4月,平台每天增加会员3至5万,单日最高达6.8万人,平台每月布施(投资)总额从原来的493.74万达到234.34亿,而平台的亏空金额却以每日2-3亿元的规模叠加累计。

三大传销套路曝光
三大传销套路曝光

12月14日,这起惊天大案一审宣判,主犯张天明被判17年、罚没1亿元;其他9名被告人分别以组织、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一年六个月至十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及罚金,同时追缴各被告人违法所得。

假慈善真敛财!涉案金额1046亿余元

12月14日,湖南省双牌县人民法院称,当天依法对被告人张天明等10人组织、领导传销活动,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案一审公开宣判,判处被告人张天明有期徒刑十七年,并处罚金1亿元;对本案其他9名被告人分别以组织、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一年六个月至十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及罚金,同时追缴各被告人违法所得。

双牌县人民法院称,经审理查明,2013年5月,被告人张天明注册成立深圳市善心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善心汇”公司)。2016年3月起,张天明陆续招募燕吉利、刘力华、黄荣权、董健、刘、廖雄云、陈清劲、方同松、刘韩望等被告人加入深圳“善心汇”公司,开发了“善心汇众扶互生系统”并上线运行,成立、入股了多家公司。

经查,2016年5月以来,张天明等人以“扶贫济困、均富共生”、构建“新经济生态模式”为幌子,歪曲国家“精准扶贫”等有关政策,在互联网设立运行“善心汇众扶互生大系统”,同时以高额回报引诱参与人变相缴纳门槛费,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返利依据,采取“拉人头”等方式发展的善心汇会员,骗取财物,裹挟全国各省市群众逾500多万人,是近年来较为罕见的特大涉嫌传销犯罪的团伙。彼时媒体报道称,张天明组织的善心汇,是一种“经济邪教”。

双牌县人民法院称,截至案发,参与“善心汇”传销活动的人员共598万余人,涉案金额1046亿余元。双牌县法院认为,张天明等以“扶贫互助”为名,以高额回报为诱饵,采取培训、宣传等多种方式在全国各地发展会员,骗取财物,要求参加者以缴纳300元购买“善种子”的方式获得加入资格,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,会员之间根据“善心汇”确定的收益规则进行资金往来,以发展下线的数量作为返利依据,会员的获利收益全部来源于后期会员投入的资金,而非实体经济支持。

双牌县人民法院认为,被告人张天明等10名被告人以“众扶互生系统”为依托,以直接或间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返利依据,骗取财物,严重扰乱经济社会秩序。10名被告人的行为已构成组织、领导传销活动罪,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,情节严重。张天明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,抗拒公安人员依法执行职务,情节严重,且系首要分子,其行为已构成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。根据10名被告人犯罪的事实、性质、情节和对于社会的:Τ潭,依照法律相关规定,遂作出上述一审判决。

“善心汇”三大传销套路

500多万人参与的传销骗局,涉案金额千余亿元,善心汇到底是一场怎样的骗局,让众多会员被煽动进行违法传销活动?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,仔细了解“善心汇”的模式,会发现无论涉案金额大小,运作模式本质上有诸多类似之处:

套路一:高额收益引诱、传销模式拉人、资金盘庞氏骗局。在此前的报道和案情描述中,“善心汇”是“简单而美好的赚钱方式”,无需门槛,只要花300元从推荐人买一颗“善种子”激活会员账号,身份证牌照注册就行,会员账户激活后,可通过投入资金和发展下线获得高额静态、动态收益。

在办案民警看来,就是张天明建了个资金互助盘,会员之间互相打款,输赢与他无关,新加入会员注册费、排单费等收益归其公司所有;但是当没有下线,即没有新的会员进来,这个游戏就玩不下去,典型的击鼓传花,一旦下线发展慢了,资金流入量小于支付量,资金链就会断裂,系统就会崩盘。

然而,由于低门槛、盈利方式简单粗暴,甚至有会员初入每月就能躺赢收益、最高月回报达50%。不少人在注册该平台并初次获益之后,陆续把家人、亲友拉入成为会员,并加码投资。没想到最后血本无归。

而且,张天明还设计了层级结构,即等级社区。比如只要花3万元,就可以成为善心汇的A轮服务中心会员,这相当于传统传销领域的省代理,总共只有50个名额。A轮服务中心可以低折进货善种子、善心币,再转售给其发展的会员,赚取差价。普通人进入贫困社区后,都渴望尽快得到回报,系统设置其半月左右能排单一次;而后面逐级由小康社区、富人社区提高到德尚社区、大德社区,如上表所示,投资越大,回报时间越短、回报率越低。

警方案情公示显示,通过传销机制拉人,善心汇实现了“会员倍增”计划,“我只需要带一个10人的团队,他们每人给我带10人,就是100人,这100人再找10人,就有1000人。仅仅一年时间,我团队的规模是30万人左右!狈⒄菇隙嘞孪叩摹肮Φ轮鳌币部梢曰竦谜劭叟⑸浦肿雍蜕菩谋。二者构成了善心汇发展会员的重要力量。警方统计显示,截至6月1日,注册的会员中,层级最高已达75层。各地“功德主”、“服务中心”等高级会员有1.5万名。

警方调查显示,善心汇公司的规模膨胀速度恐怖,2017年4月,平台每天增加会员3至5万,单日最高达6.8万人,平台每月布施总额从原来的493.74万达到234.34亿,而平台的亏空金额却以每日2-3亿元的规模叠加累计。

套路二:虚假作秀经营个人形象,扶贫幌子下疯狂敛财。而且,张天明极力包装个人形象。据此前公开报道显示,张天明经常以慈善捐款接受媒体采访,提高善心汇品牌的曝光度,包装自己,还去全国各地考察一些贫困山村,收购入股一些濒临倒闭的产品和企业;在“善心汇”内部,张天明每周周一到周五,晚上八点半都会在会员微信群里进行语音直播,大讲要实现人生价值,要互助共生。

扶贫慈善的幌子下,却是个人的疯狂敛财,善心汇”会员的大量资金以类似抽头的方式进入了张天明等人的私人腰包。媒体报道称,“善种子”“善心币”“解冻费”等所有涉案费用,绝大部分由会员直接打款至张天明的多个个人账户,一年下来张天明获利十余亿元,其他骨干成员也都有不同程度的非法所得。张天明敛财获利达10余亿元,但实际捐助的钱财只占极少部分。

据媒体报道,张天明,生于1975年,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人,初中肄业,常驻深圳市宝安区,是整个“善心汇”传销活动的组织者、策划者、管理者。先后做过服装、净水器等生意,2013年到了深圳发展,前后开过几家公司。天眼查信息显示,张天明旗下实际控制公司70家,遍布全国范围内,业务涵盖大数据营销、文化传播、旅游服务、投资管理。

不过,他旗下公司有155条失信、行政处、经营异常等风险信息。据警方调查,注册的公司中,大量只是空壳公司,没有实际业务;张天明的大部分宣传是虚假的。比如善心汇捐助湖南湘西花垣县一亿元支票,警方查实,根本不存在;收购的公司很多都是空壳公司,其宣传手段拙劣低端,经常移花接木;对外宣称其有多处产业作假,比如其宣称在海南有黄花梨基地,会员购买的是黄花梨“善种子”,但成材需数百年的黄花梨树苗,其实际面积与其宣传面积相比大幅缩水;其宣称在三亚槟榔谷有厂房、在昌江县有万亩椰林项目,全部是子虚乌有。

套路三:传销类资金盘的隐秘江湖。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的骗局,但是这个组织却在不到两年内,在全国涉案500多万人,繁衍扩张、规模迅速膨胀,如果说有部分人不明就里、冲着短期高收益踩进去,但背后却绝对少不了投机玩家,“善心汇不是一个人在战斗,背后有着一个传销类资金盘的隐秘江湖”。

常见的中国传销有两种:一是有没有取得经营许可的直销,这种传销本质上是产品推销;二是没有任何具体产品的资金盘,实际上是一场玩非法集资、看谁跑得快的资本游戏。自媒体“公益资本论”分析,这两种传销都以发展下线为手段,拉人头赚钱,但性质却完全不同。前者表现为缠着亲朋好友买各种很贵的日用品、化妆品;后者往往会在某个时段通过远高于市场的利息(还真能兑现),诱惑观望者把钱投进去,这就是所谓的“资金盘”。

这类玩家将资金盘作为发家致富的手段,投钱入局、并设法在崩盘前捞钱脱身。他们并不是愚昧无知、或者简单的追逐高利、侥幸击鼓传花落棒不会在自己身上;而是掌握着信息资源和资金优势,并有组织有体系去运作去推波助澜,像做庄一样抬高资金流入量、去延长崩盘时间。他们甚至会“以追捧潜力新人的方式”关注“有格局”的类似善心汇张天明这样的操盘人。

在14日的审判中,张天明等10人组织、领导传销活动被审判,张天明被处有期徒刑十七年、罚金一亿元,其他9名被告人分别以组织、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一年六个月至十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及罚金,同时追缴各被告人违法所得。但是,被挥霍的资金账款必定难追回,那些被引诱、蛊惑入局的多数小散必定血本无归;但也还有部分投机玩家,公开身份是不需要负任何责任的受害人,却是明白真相的助推者。